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不朽星神第770章霉运加身

发布时间:2020-01-24 18:45:11

不朽星神 第770章 霉运加身

“呃……”

想了很多种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但是君冥还真是没想到秦烈会如此认真的问他为获得命星的感应而杀了多少人。,

“老邱说的没错,果然是个妙人!”君冥心中暗道。

“如果我说我这是天生的,你信么?”君冥问道。

“为什么不?”秦烈反问。

“哈哈哈哈……君冥,我说什么来着?我这小师弟有意思吧?”

见君冥一副吃惊的样子,邱忻衍哈哈大笑,十分的得意。

“哈哈!好!冲你这个态度,你这个兄弟哥哥认了!哥哥其他本事没有,但是要是让谁霉运缠身绝对是手到擒来!”君冥显得十分兴奋。

秦烈有些诧异,君冥这是怎么了?至于这么激动么?

因为秦烈并不是元陆之人,所以并不清楚冥宗在元陆上的地位如何。元陆上不管哪个宗门的弟子只要听到冥宗的的人,不说所有人都是喊打喊杀,但是每个人都躲避不及,仿佛冥宗的弟子是瘟神一般。

更重要的是凡是冥宗的弟子都会遭到歧视,不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有冥宗的弟子在,那必然是冥宗的弟子的错!因为冥宗弟子获取命星感应的方法太过邪恶,所以整个元陆的人都对冥宗的弟子带着一种偏见。

“说吧,兄弟,你想要谁倒霉?”君冥问道。

“君冥大哥,让别人霉运加身对你会有影响么?”

听到秦烈的话,君冥明显愣了一下,半晌才说道:“没有,放心!”

发现君冥的声音忽然变得嘶哑,秦烈心中疑惑,但是看邱忻衍一副没事的样子,秦烈也不好多问。

“既然没有影响,那就让那狗屁书生和那个严正卿倒霉!严正卿一点小霉运教训教训就算了,至于那个书生,哼!”秦烈冷笑。

“明白了。”君冥嘴角轻轻勾起。

戮妖府。

自从庆功宴结束,严正卿就被平妖侯禁了足,当然这只是下人在暗暗传,平妖侯并没有明着说禁足严正卿,只是事实上严正卿确实是不怎么出门了。

“父亲。”严正卿恭敬道。

“知道错了么?”平妖侯沉声道。

“父亲,孩儿知错。”

严正卿心中忐忑不已,他私底下做的事太多了,万一让平妖侯知道他暗中和妖族有交易,那他就死定了。

“错在何处?”

严正卿冷汗直冒,根本不敢回话。

“嗯?”平妖侯面沉如水,沉声道:“我知道你和你母亲心中一直对闫狼母子心怀芥蒂,但是既然他们已经被逐出侯府,日后必然不会影响到你的地位,身为侯府的世子,你要有相应的肚量!

以前你做了什么我不管,但是闫狼身上留着我的血!他是你血浓于水的兄弟!如果再有下次,休怪为父不讲父子之情!平妖侯绝对不能出大逆不道之人!明白了么?”

严正卿心中咯噔一下,平妖侯的这番警告,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他私下针对闫狼并且暗中做了不少小动作,只是不知道这次他出卖二十七营行踪的事平妖侯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父亲,孩儿明白了。”

点点头,平妖侯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再开口。

严正卿内心焦灼不已,可是平妖侯没有发话,他也不敢擅自离开。

“不要想着去找秦烈的麻烦!元宗在元陆上的地位你又不是不清楚,不要自误!”平妖侯忽然开口。

严正卿心中一凛,他心中确实是有打算再找个机会试探一下秦烈,但是此时听平妖侯这么一说,顿时冷汗涔涔。

“父亲……”

“其他的为父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最近无事不要出门!秦烈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可不是一个吃亏的主。你和他过不去就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父亲,孩儿……孩儿只是……”

“我不管你想的是什么,如果你的行为惹怒了元宗,我也保不了你!退下吧!”

摆摆手,平妖侯双眼依旧闭着,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是!”

严正卿躬身退下,不敢再多说一句。

……

“叔父,咱们就这么算了么?”路青云恨声道。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玉面书生冷声道,看着面色惨白的路青云,顿了顿,道:“不过青云,以后你和那梓宸走的不要太近!女修士多的是,日后自然有比她好的多的女子!还有那严正卿,以后不要再和他来往了!那个家伙心术不正,你不是他的对手!至于秦烈……”

想到秦烈,玉面书生就头痛不已。他是一定要报复的,不然日后定然再难寸进!

玉面书生对外宣称是遇到神秘师父,事实上似乎也是如此,但是世人不知的是他的那个神秘师父其实是冥宗的弟子,玉面书生虽然没有加入冥宗,但是却学到了冥宗命星感应之法。凭借此法,他才能让自己之前微弱的感应力提高,这个秘密玉面书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哪怕是路青云都不知道这件事。

“叔父,你绝对不能饶了秦烈啊!”路青云低声吼道。

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因为玉面书生的关系,路青云从小锦衣玉食,周围的人对他也是十分的恭谨,直至那日庆功宴上遇到秦烈。

“青云,你好好修养,为……叔父一定不会放过那小贼的,你就放心吧。刚才我说的话,都听进去了么?”

“这个……”路青云面露难色,为难道:“叔父,侄儿可以不和世子殿下交往,但是梓宸……侄儿是真的喜欢梓宸!现在好不容易她对王氏兄弟印象坏了些,这可是侄儿的大好机会啊!我……能不能……”

“不能!”玉面书生说的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

“青云,实话告诉你,为了讨好那秦烈,青峰那老东西已经带着梓宸那个小丫头登门谢罪了,你就不要再想着她了!咱们和她不是一路人!青云,听叔父的话,以后叔父会找个比那丫头好上千倍的姑娘!”

看出路青云依然还有想法,玉面书生索性把话说的清清楚楚。

“什么?不可能!”路青云一脸的难以置信!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他们是元宗的弟子,平妖侯又十分器重那个弘治,青峰当然要避其锋芒!”玉面书生阴沉道。

“那……咱们怎么办?”路青云忧心忡忡。

“元宗没什么可怕的,只要咱们不去招惹,他们不会找咱们的麻烦的。”

“可是……”

“不用担心!咱们不动手,自然有人会替咱们解决他们。”玉面书生眼中闪过一丝阴鸷。

其他宗门的人不敢动元宗的弟子,但是有一个宗门可不会把元宗的人放在眼里,那就是冥宗!

“叔父,您要……”

“我做什么你不用管,只要好好养着身子!早点把身子养好!青云,你也该历练历练了。”玉面书生凝声道。

“叔父,我……我害怕妖族。”路青云眼中露出怯意。

“无妨,有叔父在,你不会有事的!”玉面书生一脸的慈爱。

……

“见过邱上士。”

刚从平妖侯那里出来,严正卿刚好碰上邱忻衍和君冥。

“世子,真是巧啊!”邱忻衍冲严正卿点点头。

“这位是……”

“噢,这是我的朋友,君冥。”邱忻衍大咧咧道。

“见过君先生。”严正卿嘴角含笑,微微行礼。

严正卿看起来也是翩翩君子,可是和君冥比起来,立刻暗淡了不少。

君冥微笑点头,道:“见过世子殿下。”

就在君冥向严正卿行礼的时候,一道微不可见的灰色气流向严正卿飘了过去。

邱忻衍微微挑了挑眉毛,笑道:“师兄还在等着我们,就不打扰世子了。”

“邱上士请!”严正卿忙道。

点点头,邱忻衍和君冥匆匆向弘治房间所在的方向走去。

虽然觉得邱忻衍今日有点奇怪,但是严正卿也没有多想,他刚刚被平妖侯警告,现在恨不得离这些元宗弟子要多远有多远!

“奇怪,怎么忽然冷了呢?”严正卿自语道,身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一道灰白色渐渐爬上严正卿的面庞,意味从现在开始,不论严正卿做什么都会发生意外,而且倒霉的会是他!当然,都是一些小麻烦,绝对不会伤及性命,不过够严正卿头痛一阵子的了。

“真是晦气!今天是撞了什么邪了?怎么这么倒霉!”

看着还在滴水的衣服,严正卿的心中越发的烦躁。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和邱忻衍告别之后,严正卿本打算直接回自己的住处,可是却鬼使神差一般的走到了花园,刚好碰上石匠在修葺假山,一块石头突然落下,差点没砸在严正卿的脑袋上!

好在严正卿反应快,一个闪身躲过了石头,可是还没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脚下就是一滑,整个人落到了荷花池中,就这么成了落汤鸡一只。

刚刚上岸,偏偏踩在了一泡粪上,也不知道是哪只灵兽留下的。

这可把严正卿恶心坏了,当场就吐了一地!更悲催的是他的脚好像不受控制似的一脚踩在了呕吐物上,整个人一下子躺在了那上面!

偏偏严正卿有轻微的洁癖,这个恐怖的事实让他差点崩溃!

“如何?”君冥笑道。

“只是这样?”邱忻衍明显不满意。

“这些只是开胃菜,等他和那玉面书生一起的时候才是看好戏的时候。”君冥嘴角再次勾起,似乎十分的期待。

太原白癜风医院冯霞
北京熙仁医院看病好不好
赣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北京治卵巢早衰新方法
岳阳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