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90后网络写手张格瑞梦想是一件消耗品

发布时间:2019-10-13 05:37:10

  90后络写手张格瑞:梦想是一件消耗品

  风度翩翩的西门吹雪竟然是一个脑袋瓜不好使的大胖子,在一条大黄狗的帮助下用奥特曼变身器练成神剑?足智多谋的元芳成了异世大陆的武尊强者还有两个兄弟?统帅丐帮的洪七公摇身一变掌管了一个剑修门派?武侠小说、动漫人物、经典神话、穿越小说的元素,在张格瑞的络玄幻小说《焚天煮海》中融合、变异。主角穆扶天面临强权笼络、性命威胁、美色诱惑等,心无旁骛地修炼,追寻武道巅峰。“我有一颗想要向上的心,并且为此付出,不惜一切。”他似乎也如他笔下的主角一样,十年来为梦想投身络文学,一次次失败中不愿放弃,等待着一个逆袭的机会。张格瑞轻笑道,“如果那一天同学的小孩上课能偷看我写的小说,那我就成功了吧!”六年痴迷小说 在吧看完小说更新再自习张格瑞总嫌自己有些笨拙,初三时,金庸、古龙、梁羽生、黄易伴随着一个个激荡人心的故事走进了他的生活,语文老师第一次在课堂上当场朗诵他写的作文的时候,这些小说在他暗淡的学生时代中焕发了一抹亮彩。正是那两年,起点中文成立,玄幻武侠小说发轫,包裹着黄色书皮的盗版小说横行。《风神传说》是他看过的第一本玄幻小说,高中之后诸如《诛仙》《飘渺之旅》、《邪神传说》更是一度成为他在无聊的数学课堂上的慰藉。这些盗版小说在班级的男生之间疯狂传阅,你来我往之间建立起一种“革命友谊”。同班一位男生家里拥有电脑和打印机这样奇缺的装备,他打印的最近更新的络小说成了最受欢迎的物品。高一时,张格瑞开始自己写小说,而那位同学则负责将他写好的内容上传到站。他俩激情澎湃,约定:有朝一日若是功成名就,一切利益对半均分。然而,这一场还没来得及创造辉煌的事业随着两人分班而夭折了。 本是学习压力繁忙的高三复读时,他为了追一本《盘龙》,早上5点起床去吧先看完小说更新的章节,再回校上早自习!高中几年,读小说不知不觉已成生活的全部。历经两次高考,张格瑞并没有创造奇迹。那个暑假,他告诉父亲,“如果我上不了大学,那么给我三个月,我一定用小说,赚钱给你看。”他的父亲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他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完成了第一部小说,却面临了深深的打击:写小说和写作文压根不是一回事儿。两次偏执抉择 弃工作写小说一度啃老他还是去上了大学,上海一所不知名的专科学校。他拿着父母的钱买了第一台笔记本电脑,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创造价值回报父母,自此正式投身于这络小说写作事业中。大学三年,他放弃了和同窗嬉闹交往的机会,甚至曾经梦寐以求的美好的恋爱机会也在日复一日的写小说中逝去。他的两本小说《无序传送门》《以鼠之名》却并没有让他写出头,尽管成功签约,但是点击率却不温不火。不知道什么时候,仅二十来岁的他竟然生了许多白发。他渐渐习惯了在码字时烧一壶白开水,当滚烫的水灌过咽喉时,仿佛才能感受一抹清明。尽管这让他的嘴唇、口腔被烫出水泡,可这独特的爱好一直留到了现在。仓促之间迎来惨淡的毕业季,他老老实实地打包回老家,继续写小说,却又一次次被驳回。很快,一个机会摆在了他面前。在外混的风生水起的表哥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然而,如果他去工作就要住在员工宿舍,不能存放电脑,这意味着他要完完全全地放弃写小说。一个艰难的抉择摆在了他面前:写小说还是工作?一边是坚持多年的梦想,一边是父母的殷切期望和残酷的现实,执拗的他再一次将砝码全部压在小说上。然而当时并不看好他,他新写的小说无人问津,那段日子对他而言并不好过,他甚至躲着一个人流泪。寻到一个机会,他跟着一位相熟的去了另外一家原创小说站,并且签约发表了300万字的玄幻小说《焚天煮海》。这本书是他第一本赚到钱的书,一个月4千元,它带给了他自信、父母的认可以及写下去的希望。他有些洋洋自得,似乎已经朝职业作家靠近了。可就在小说热度开始不断上升的时候,他家碰到了拆迁,小说只好匆匆收尾。之后随着那位跳槽,他本可有更多赚钱的机会,却选择再次回到起点,因为那是他梦想开启以及差点死亡的地方。过去积累的读者算是打了水漂,期间大半年他没有一部作品得到签约机会,仅靠着上一部小说的两三百元的分红,他咬牙熬过了大半年几乎没有收入的日子,成为了他自己不耻的啃老族。十年小说一梦 坐在KFC寻写作灵感去年,一篇为90后表哥征婚的帖子走红络,人长得比都教授帅,身价千万,90后,无数的爆点让一位湖北络写手朱则光引来数万民围观。且不说这场络狂欢背后的信息具有多少真实性,然而在络写手这一职业金字塔结构下,同样是湖北籍90后络小说写手,朱则光在上头,张格瑞在下头。“络文学的奥义就是一个字:爽!把生活中的欲望放大,让读者看得爽。”张格瑞坦言,想要让自己的作品变得更市场化或者更火一点,他一直知道这条路,但是他却犹豫不决。至于一些过火的炒作,他并不愿意尝试。情怀,正是情怀二字牵绊于心,张格瑞这些年一直咬牙坚持着一些东西。尽管重回起点之后新开的小说点击率并不高,可是他却一直没有弃更,也没有凑字数乱写一通。一边打磨作品,一边心中怀有希望:坚持到100万字总要有人看吧,没有!写到200万字总要有人看吧,还是没有!他仿佛在沙漠中行走,放弃,读者不理会。现在,他打算给这部小说收尾。自从他写小说之后,张格瑞开始做起各种各样的梦。在梦里,他仿佛开启了上帝之眼,一个个奇幻的故事、场景在脑海中显现,有时会忽然从梦中惊醒,然后拿起记录下来,一些梦会被写进他的小说。一座庞大的未来科幻之城,城市中漂浮着来往的飞行器,东南西北被技术分为四个季节。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这是四季之城。这个梦境后来经过加工,化作了小说《焚天煮海》中的丹阳城。十年络文学路,写了几本络小说,零散加起来近千万字,格外守信的张格瑞很少弃文或者断更,有时候他可以一天五更,最多时一天1万多字的高产量令人吃惊。然而,一旦灵感枯竭的时候他也是无可奈何,抽烟、喝酒、淋浴这些上查来的稀奇古怪的方式,他尝试过不少。有时,他也会买上一杯咖啡,坐在潜江街头的KFC快餐店里,观察着来往的行人和喧闹的孩童。与他笔下那些逆袭成功的主角不一样的是,十年文学梦目前并没有给他带来辉煌的财富、荣誉和地位。回首过去,张格瑞发过来一行字“不过人如行舟,顺逆不由人”。隔着电脑,仿佛看到张格瑞顶着一头染得乌黑的头发,轻轻发出一声叹息。“梦想是一件消耗品,坚持的时间越久,消耗得越大。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吧。”

家装知识
学龄前
江油美食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